• 发布时间作者来源浏览数量点击阅读

    文章标题
当前位置:主页 > 宝宝用品 > 童床 > 正文 更新时间:2018-09-25

退联公投岭大首日300人投票

岭大首日有约三百人投票,不少学生表明支持退联,又批评学联信用破产,骑劫学生意见。动物保护检查员能否依据第23条,稽查、取缔护生园区,则仍未有定论。

另外,中大及城大正收集启动退联公投的联署,截至前日为止,中大收集到五百一十七个签名,尚欠三百一十三个才能启动公投,需要一千二百个签名才能发动公投的城大截至昨日尚欠二百个签名。一旦家禽、家畜收容规模须依公告应申请畜牧场登记之家畜、家禽饲养规模 (家禽达3000只以上),登记为畜牧场,畜产科就可以计算饲养空间是否足够、废弃物清运、排放水是否符合规定,会不会构成空气污染等,主动介入。

支持及反对退联的岭大学生昨均在校园派发单张。农业处畜产科长蔡耿宇说,除非有民众陈情、反映,有污染事实,才会会同环保局人员进行了解;若有虐待动物,例如空间过于拥挤,以及疾病传播,死亡查验等,则可通报动植物防疫所,依动保法查验。

岭大学生会退出学联关注组发起人周韦乐表示,学联制度欠民主、透明度不足,不相信学联会有改革。护生园区私人产业难监督记者採访云林县政府农业处,得知县内护生园区收容家禽,若未达申请畜牧场规模,并不归畜产科管,只能依据《动物保护法》第5条,要求善尽饲主责任。

岭大历史系三年级的卢同学批评,学联曾争取港人内地子女居留权、佔中时多次扬言行动升级却得把口。颜圣紘也说,其实社会上有许多关乎生命的工作,宗教团体可以做,很多野生动物遭撞死,可以协助超渡 他批评海涛法师利用电视台将群众养大,要如何让这些有善心的人,感受到生命从他手上得到释放,而非商业放生,目前仍是一项严峻的挑战。

建议从教育宣导、改变群众观念着手。

颜圣紘说,总归而言,民众教育秒速pk10官网不足,因此无法了解放生造成的因果关係。

野保法虽然进行一部份放生的法令修正,但是只要一经人为圈养,就淡出野保法管辖;而园区收容空间、管理,都是农委会畜牧处该依《动物保护法》执行的业务,却缺乏查验魄力。

这类社会大众的疑虑,放生团体也必须正视、回应。

护生园区收容大批动物,拥挤的空间不利于动物,加上家畜寿命长,长期、大量累积的排泄物更是环境负担;又因非传统养殖场,颜圣紘问,诸如禽流感等疾病,谁来查核?

红蚯蚓适合在潮湿的地方,放生的数量这么大,远超过一般民众钓鱼所需,这种作法只会让商业养殖发达;黑蚯蚓无法养殖,必须用挖的,好端端的何必挖出来又带回园区呢?

上一篇:天后庙疑电拖板短路起火 下一篇:没有了